javascript

OI 生涯回憶錄 《Pilgrimage》


前言

於 NOI2020 後寫下本文。
本文簡單提及了在寫作時尚能回憶起來的,在我的 OI 生涯中對我的影響重大的人、事、比賽等。

寫作本文,旨在在回憶允許的範圍內,對 OI 生涯進行一定程度上的梳理,總結。

開端

入門

我最早接觸計算機程式設計,是在小學。
那時候,我的數學成績不錯,就被老師推薦去學習程式設計。
就這樣,我在局前街小學的何靜老師的指導下,走上了程式設計的道路。

小學時的程式設計,與其說是 “競賽” ,不如說是 “興趣班” 。
當時,包括我在內,很多小孩子天性是浮躁的。支撐我對著無聊的程式碼學下去的,並不是對程式的興趣,而是上了一兩節課之後,發現自己總能輕鬆取得第一,碾壓哪怕是初中生的,勝利的快感。
正是這樣的好勝心支援著我把課後沒有作業的一個個夜晚投入到在 Online Judge 上做題目,一點一點爬到排行榜第一。這也是造就我日後的 OI 之路的根本原因。

Scratch

除了當時學習的競賽語言 Pascal ,小學時的我還熱衷於一款叫做 Scratch 的程式設計軟體。
圖形化的介面是小孩子天然的朋友,我也曾投入無數的時間與 Scratch 快樂地玩耍,自己編寫過二三十個小遊戲,還有我當時引以為豪的 Kill The Ball 系列,曾受到過許多同學的好評。

競賽篇

常外

在興趣班中展露頭角後,我很快受到了常州的競賽教練秦新華老師,和曹文老師的注意。
得益於他們的栽培,我在常州外國語學校的資訊特長生考試中,以絕對的優勢拿下了第一,以特長生的身份升入了我的初中,常州外國語學校。

從此,我的資訊競賽之路正式起航。我依稀記得曹文老師在我還很小的時候的一次聚會上便對我父母說過 “他將來是清華的人。” 初中時的競賽是在課餘抽時間學的,我的週末總是要比一般同學少去一半。平心而論,我的確付出了許多努力,初一得到省賽一等獎,初二得到高中組一等獎,初三進入省隊,簽約清華。也正是這樣一步步取得的成就鞭策著我不斷向前,走上一條不同於常人的路。

NOIP 2014

NOIP 2014 是我第一次參加比賽,也是真正意義上參加「資訊學競賽」的開始。
NOIP (National Olympiad in Informatics in Provinces) 全稱全國青少年資訊學奧林匹克聯賽,是一場全國統考,省內評獎的,由中國計算機學會舉辦的程式設計競賽。按照難度, NOIP 分為普及和提高兩個組,我當時參加的是較為簡單的普及組,也順利地拿下了普及組的一等獎。

NOIP 2015

等到 NOIP 2015 的時候,我和其他幾個已經得到一等獎的同學就被老師推薦去參加提高組了。
應該說,年僅初二的我在初出茅廬的情況下,面對眾多的高中選手,還是拿不出自信的。不過,在 day1 比完之後,我發現我居然可以做出兩道題,並且第三題《鬥地主》也可以寫出像樣的搜尋來。這倒是給我增添了一些信心。

在 NOIP 2015 的 day2 ,我唯一一次在正式的比賽中提交了一個 MLE 的程式,丟掉了一道題的分數。賽後很失落,覺得因此丟掉了一等獎,不過後來發現,我其實壓線拿下了提高組一等獎。
在這個一等獎的保證下,我不再需要擔心升學的問題,而是可以免筆試自招進入我如今的高中。

Review 2016

2016 年,我從初二升入初三,也逐漸涉足省選難度的演算法。
在這一年中,除了再次拿下了 NOIP 2016 的提高組一等獎外,我也嘗試了一些全國性的賽事。聽學長說, CTSC (China Team Selection Competition) 的題目太難,我就沒有報名,而只報名參加了 APIO (Asia-Pacific Informatics Olympiad) ,也是第一次體驗了 IOI 賽制的樂趣。

這場 APIO 中,我雖然對傳統題毫無頭緒,只是分別得到了 7 分和 9 分的成績,但卻當場通過了放在第三題位置的一道互動題,在許多學長的震驚中拿下了一塊銀牌。首次參加全國比賽就拿下了銀牌,自然是很高興。不過,其實回望我的整個競賽生涯,我也沒有拿到過銀牌以下的成績。

WC 2017

WC (Winter Camp) 2017 是我第一次在全國比賽中得到金牌。那時考的三道題目區分度都不是太好,我每道題寫一個暴力,加起來 87 分的總成績居然還比金牌線高了 10 分。

其實在現在的我看來,這樣的來的一塊金牌並不能反映出我當時的水平已經不錯,不過,對於當時初三的我來說,一塊全國排名 27 的金牌,也足以給予我莫大的激勵和信心了。

我事後瞭解到,在 WC 2017 後,北大的招生老師曾打電話給曹文老師,希望能和我降至一本線錄取的自主招生協議。不過被曹老師拒絕了,因為他相信,我能做到的不止於此。

THUWC 2017

由於在 NOIP 2016 的成績較為突出,我得以參加 THUWC 2017 ,也就是清華大學的資訊學自主招生冬令營。在這場比賽中,如果成績突出,並且透過面試,就能夠直接簽到自主招生的降分協議。

不過,我當時的水平其實並沒有很高,也沒能在這場比賽中脫穎而出。雖有不甘,但我也藉此看到的兩點,一是我和更高水平選手之間的差距,二則是,上清華的夢想,似乎離我很近。

JSOI 2017

JSOI (Jiangsu Olympiad in Informatics) 就是江蘇省選,選出的省隊將能夠代表江蘇參加當年的 NOI (National Olympiad in Informatics) 。 當時省隊並沒有如今的諸多限制,初中生也是可以進隊的。

JSOI 2017 的題目是由江蘇自主命制的,總共 4 套, 12 題。作為省選難度的比賽, JSOI 2017 是很難的。正因如此,幾乎很少有人在 JSOI 2017 中取得高分。在這 12 題中,我當時僅僅通過了一道用字尾陣列最佳化動態規劃的題目,其餘題目的得分都不算高,不過,謹遵曹文老師 “儘可能得分” 的教誨,我在這 4 場比賽的得分均達到了三位數,也藉此以第 9 名的成績入選了當年的江蘇省隊。

THUSC 2017

省選結束後,表現出色的學生又會收到清華和北大的自主招生夏令營的邀請。
相比 THUWC 2017 , THUSC 2017 的題目簡單了許多,我也當場取得了好幾道題的高分。

但在 THUSC 2017 的第二試的比賽中,我也因為考慮失誤丟掉了一道題的 50 分。在當時的我看來,我應該已經因此無緣降分協議。但出乎我預料的是,我在考完接到了面試的通知,並且面試官也並沒有問出讓我為難的問題,整個面試過程如同聊天一樣輕鬆,結營儀式上,我直接簽到了無條件降至一本線錄取的協議。

直到現在,我也沒有想通,究竟是我當年的對手實力確實不行,還是由於初三省隊的身份為我帶來了加成,才讓我在失誤的情況下,簽到了清華的一等約。但這一張在進入高中階段前的一等約,也無疑打消了我在資訊競賽之路上的大部分顧忌,使得我在高中的競賽之路上能夠一往無前。

NOI 2017

對於所有資訊競賽的選手, NOI 應當是最重要的一場比賽。

在 NOI 2017 的第一試,我取得了 204 的高分,但在第二試中,由於在一道 2-SAT 問題上掛掉了大部分分數,我只得到了 80 的總分。與第一試的分數相加,也只是銀牌的成績。雖然有些悔恨,但畢竟,初中生是不能進入國家集訓隊的,我失去的,也只是一次取得 NOI 金牌的機會而已。

在 NOI 2017 第二試結束後,我第一次對「退役」有了概念。兩位實力很強,但發揮不好的學長雙雙取得了銀牌。我依稀記得出成績那天在紹興一中的宿舍裡,他們聚在一起,討論下一步應該怎麼走的,茫然而不甘樣子。競賽經歷始終一帆風順的我,第一次看到了競賽沉重的一面。

這兩位學長後來並列拿下了常州市區的高考狀元,並考進了姚班,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NOIP 2017

NOIP 2017 時,我已經具備了相當的實力,省選難度的演算法也已基本掌握,因此,在考場上,我得以寫出了六題的正確程式。不過,那一年正好是臭名昭著的,「卡常數」的一年。簡單來說,就是正確的程式,如果實現得不如標準程式精細,有可能不能在時間限制內透過。

因此,我在 NOIP 2017 的分數只有 570 。之後的每年省賽,雖然我的實力有所提升,但最難的題目的難度也同樣逐年增加,以至於直到如今,我也沒有在省賽中取得過滿分的成績。

Review 2017

2017 年,我升入高中,也真正開始「停課」參加資訊學競賽。

停課固然免去了許多瑣碎的事情,但同樣,我也失去了當一個「一般學生」的機會。其實那時候的我不以為然,眼中只有面前長遠的 OI 之路。但時至今日,我漸漸明白,我的確錯過了許多。

同時,我的實力進一步增長,也幾乎將省選,以及 NOI 難度的演算法學完了。我參加了 2017 年所有全國範圍內的資訊學競賽,拿下了兩金,兩銀。對於那時的我來說,資訊學競賽漸漸成為了一條坦途。懷揣著希望和憧憬,我在這條路上高歌猛進,也自然地將國家集訓隊作為了我高一的目標。

APIO 2018

APIO 2018 對我來說是一場特別的比賽。這是因為在中國,成為 APIO 的正式選手有兩個條件,其一是不能是當年的國家集訓隊,其二是在剩餘選手中, NOIP 的分數達到對應省份的前五。而作為正式選手的我成績突出,達到了所有正式選手的前六名,並由此獲得了一塊 APIO 的國際金牌。

回想起這場比賽,我印象最深的,應該還是在比賽結束前幾分鐘,把一道題的用時卡進了時限。或許說是絕地翻盤,也不為過。縱觀我的整個 OI 生涯,這應該是我打得最成功的一場比賽。雖然我當時的實力和現在還有很大差距,但當時的我的的確確在最後時刻做出了正確的抉擇,將自己的實力毫無保留地發揮了出來。

我沒有打過全國第一名,也沒有進過國家隊,但好在,我拿過一塊 APIO 的國際金牌。

NOI 2018

在 NOI 2018 ,我如願進入了國家集訓隊,得到了如今大家關注的,保送清華大學的資格。

其實 NOI 2018 時,我的身體狀況十分糟糕,在一試考完之後,有嚴重的腹瀉。並且面對一道之前在 JSOI 集訓中見到過類似問題的一試試題,我也沒能發揮出經驗帶來的優勢,反倒是在覆盤自己的程式時出現了許多問題,導致浪費了很多時間,卻又沒能覆盤成功。

一試考完後,我的排名大約就在 50 左右,並不是能夠高枕無憂的分數。當天晚上,我甚至考慮了一下,如果沒有進入國家集訓隊,那麼高二的比賽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我漸漸懂得, NOI 不僅是飽含機遇的比賽,也是最殘酷的比賽,也許一念之差,便會將人們導向不同的人生。

儘管如此,我也用 NOI 2018 中其他方面的表現挽回了這些劣勢,例如 40 分鐘寫完字尾自動機 + 虛樹的 68 分, 60 分鐘寫完一個 200 行的程式,並在比賽結束前 4 分中除錯透過。
在驚心動魄之後的勝利往往是最酣暢的,在 NOI 2018 中,這句話得到了很好的體現。

Review 2018

在 2018 年,我逐漸成長為一個高水平的 OIer 。

除了進入國家集訓隊,和取得一塊國際金牌之外,我也在全部的四場 NOI 系列賽事中取得了金牌。事實上,在整個高中階段我參加的所有 NOI 系列賽事中,我也沒有取得過金牌以下的成績。
在集訓隊保送的保證下,我開始著眼更進一步的競賽:衝國家隊。

與此同時,一同競賽的夥伴們也紛紛升入了高二:不成功,便成仁的年級。高二的 OIer 的每一場比賽,都沒有重新來過的機會,用姚嘉和學長的話來說,就是「打一場,少一場」了。

揮別青澀的 OI 時代,我和同學們都意識到,明年,將是絕大多數人背水一戰的一年。

WC 2019

連同之前北大集訓的結果,在 WC 2019 的成績使我被選入了僅 15 人的候選隊。候選隊論文、互測、下一步選拔等等工作也紛紛到來,但本應順著勝勢繼續向前的我在此時卻猶豫了。

在這一場比賽中,另一位本校同樣被選入國家集訓隊,取得保送資格的 OIer 選擇了放棄,並直接在 JSOI 2019 的選拔中選擇了棄權。國家隊選拔是困難而不可預測的,即使實力再強的選手也可能因為種種原因落選,導致數年來的奮鬥最終無果。我想,他也是看到了這一點,才選擇了放棄。

一面是嚮往已久的,一般學生的高中生活,一面是望而不及的國家隊的夢想,就此止步的想法同樣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中。不過最終我沒有那麼做,少年心性的我終究放不下心中的渴望,也不希望將來為了自己一時的退縮而懊悔;加之在那位同學退出之後,我便成為了學校唯一的在役集訓隊選手,或許我應該做一面旗幟,承載著大家計程車氣一同走完最後一程。

CTS 2019

CTS 2019 ,我以第 8 名的成績落選國家隊。我對這個結果並不意外, 2019 年入選國家隊的選手都是我平時便覺得實力在我之上的,早在我決定繼續的時候,我便知道,這是一場無望的比賽。

當然,對於失敗,我確實也感到了失望。在賽後的心理調整中,我默默定下了對下一年國家隊選拔的目標:認真參加比賽和選拔,適當參加訓練,留出一些做別的事情的時間,看淡結果。

我想,飽和的訓練不再能為我帶來更多實力的提升,反而會讓我感到自己投入的過多,患得患失。
既如此,不妨把勝負看淡一些。參加 IOI 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好勇於追夢的自己。

NOI 2019

NOI 2019 ,我不出意外地選入了集訓隊,開始了新一年的國家隊選拔。同時,我們學校總共產生了 4 名集訓隊選手。我不知道這當中有沒有我的一份貢獻,但我由衷地為此高興。

在 NOI 2019 中,我也與冠軍擦肩而過。我在其中五道題中,取得了難以企及的高分,但在一道大家紛紛找規律透過的題目上得了零分,也自然沒能站上領獎臺。換做過去的我,也許會怒斥這道放在 NOI 中,區分方向可笑的題目,但此時的我卻是已經能夠淡然處之了。

Review 2019

2019 年對於我來說,不單是參加競賽和選拔的一年,也是我在此過程中,完善自己心性的一年。
我開始接納失敗,逆風向前,看淡勝負,品味得失。

在 2019 年,我很少在賽後體會到那種酣暢的感覺,或許是因為水平高了之後,總會有本能發揮好的地方沒有做好,賽後也總有些讓人遺憾的地方。然而一次次的缺憾卻讓我愈發覺得自己正在變得完整,變得平靜。在 2019 年,我也陪所有同齡的夥伴們走過了最後一程,剩下的一年,我的身上將不再揹負帶領他們的使命,我腳下的路將是完全屬於我自己的。

NOI 2020

由於疫情的原因, 2020 年的 NOI 同時肩負了選拔國家隊和次年集訓隊的使命。

NOI 2020 是在近些日子結束的,和 NOI 2019 一樣,我在一道題目上的表現不如其他選手,而這一道題恰好是分差最大的一題。即使其餘的每一題都能比別人高出一點,也因為這一題而斷送了進國家隊的可能。最終,我的排名是第 7 ,比去年進步了一名,但依然連面試也沒能進入。

至此,我的 OI 生涯正式結束了,「退役」二字也終究落在了我的頭上。誠然,我國家隊的夢想最終沒有實現,但我已經漸漸學會了接受這種有所保留的人生。通往夢想的道路或許並不是一條平直的軌道,在前進的過程中,我們也會無意間得到許多,經歷、夥伴、認可、感悟。我想我的整個 OI 生涯,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我守住了一顆少年的心,無論如何,我不會後悔。

吾為何人,即吾立何處;吾立何處,即殞命何處。

人物篇

曹文

曹文老師是對我的 OI 生涯幫助最大的人,他帶我一步步深入競賽,指點我的方向,同時,也為我解決了許多在與學校協調上的麻煩。常言道,師傅領進門,修行在自身,和大部分競賽教練一樣,曹老師的競賽水平算不上高,但他能為學生們提供一個學習的氛圍,並告訴他們前進的方向。甚至,他提到過,對於家庭條件困難的學生,他曾自掏腰包為他買下了一個 D 類名額。

在我看來,與其說曹老師是一名教練,不如說他是一位家長。在他名下的學生總能在需要的時候得到他的點撥,甚至是幫助。在搭乘曹老師的車放學的路上,我常常能夠聽見他對學弟學妹們,乃至已經退役的高三選手們持續的關注。也正因如此,曹老師是我如今最尊敬的人。

老師們

除了曹老師外,小學的啟蒙老師何靜,初中的競賽教練秦新華,和高中的另一位老師吳濤也都在各個階段為我提供了無價的幫助。我想一個學生的成長方向,很大程度上是由他的老師來塑造的,我能夠在保有對程式設計的興趣的情況下取得成績,老師們的教育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學長們

我剛剛學習資訊競賽的時候,發現它有一個突出的特點,那就是對於水平達到聯賽以上的選手,上課對提升水平的幫助不大。提升水平的最好方式反而是自己去研究演算法,查閱文獻,並進行練習。

正因如此,如果有幾位學長在同一個機房一起學習的話,就能夠避免許多不必要的彎路。
在我的實力還在快速提升的時候,主要幫助我的學長是比我大兩屆的堵君懿、蔡昊源、周潤龍三位學長,以及比我大三屆的沈睿、高傑兩位學長。也許也是因為得到過來自學長的幫助,我在進入集訓隊之後的兩年,也就競賽方面,向許許多多的學弟學妹提供了我的經驗。

這幾位學長後來或是保送,或是考到了當年高考的市區第一,最終都進入了清華大學進行學習。

姚嘉和

姚嘉和是一位很有意思的學長,他熱情、幽默,並且勵志。他對歷史頗有研究,並將他所讀到的融進了生活。他的競賽水平並不高,最後沒能去參加 NOI ,高考時也因排序分的微小差距無緣上海交大,最終去了南京大學。儘管如此,當我再次在 ACM 賽場上見到他的時候,他臉上的笑容卻依舊沒有改變。當然,對於當時的我來說,記住姚大神,並不是因為多麼深刻的理由,只是他為人的溫度,或者說,願意同年齡更小的我同行的特質吧。

徐若凡

徐若凡是高我一屆的學姐,也是我在所有競賽的學長學姐中,關係最好的一位。
不知道各位參與競賽的讀者是否有過在離開一般學生生活之後,茫然無措的階段。在初三的後半學期,我跳過了最後一點新課,直接來到了我的高中學習競賽,也是因此,在一段時間內,我身邊沒有任何一個同齡人,孤獨和迷茫的感覺與日俱增,我也正是在那個時候結識的這位學姐。學姐是我在新環境中的第一個朋友,在她的陪伴下,我逐漸接納了和他人不同的學校生活,從而勇敢地走上了通向遠方的路。

學姐的實力並不是十分頂尖,她最後在 NOI 2018 中得到了銀牌,透過高考降分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學。在她高三的日子裡,恰逢政策變動,以 D 類選手的身份取得的銀牌,也許將不被認可。由於高三的學習很難抽出空來,我也主動為她瞭解訊息,穩定情緒,撐過了艱難的一年。回想起來,除了朋友的情誼外,和學姐之間,更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戰友般的感情。

胡沐彥

胡沐彥是高我一屆的學長,也是那一屆的學長中,實力最強的一位。

在我仍在快速提升水平時,我們的水平是相近的,也共同學習了許多演算法。不過我對他印象最深的,應該是他對競賽之外其餘方面的瞭解。許多我如今的技能,例如使用 VM Ware 虛擬機器,搭建 Hexo 部落格,甚至是程式碼風格,都是從他那裡學來的。

不幸的是,學長在 NOI 2018 中取得了金牌,卻沒有進入集訓隊。
不過,透過一年的努力,他同樣透過高考降分考入了清華大學的計算機類。

周皓晨

周皓晨是我小學時程式設計課的勁敵,那時如果我沒有得到班裡的第一,那麼一定是被他給打敗了。對手的存在對我來說無疑是一種鞭策,正因為他的存在,我才會更加努力地學習。

不過後來,他沒有去我所就讀的初中,也沒有繼續參加資訊學競賽。

杜偉樺

杜偉樺是和我一樣,在 NOI 2018 進入集訓隊,取得保送資格的。此後,他便放棄了後續的國家隊選拔,在迴歸一般學生的生活的同時,為學校 JSOI 2019 留出了一個省隊名額。如今,他不僅擁有強健的體魄,完整的高中生活,更有著堅實的數理基礎,在這兩門課的競賽中也能有一戰之力。

我想,杜偉樺和我很好地代表了取得階段性成就後的兩類人,一類著眼實際,另一類則仰望夢想。杜偉樺的存在激發了我對夢想與現實的許多思考。如果說寫作本文時,我對能否進入姚班忐忑不安,杜偉樺應當不必為此感到擔憂,這便是現實帶來的益處。

不過不論如何,我不會過分羨慕別人的生活,也不會為自己的選擇而後悔。
當然,如今,我們也是不錯的夥伴,或許個性上的互補,能夠讓我們一同走得更遠。

李驥

我的兒子李驥是在 NOI 2019 進入集訓隊,取得保送資格的。

李驥是一個博學的人,甚至將其成為百科全書,也不為過。同時,由於從初中開始便是同班同學,在同一屆參加 NOI 的選手中,李驥是最早成為我的朋友的。每當外出訓練,我們基本都會住在一個宿舍,或者一個房間。也有一次,由於 CCF 的安排,睡在了同一張床上。

其實 JSOI 2019 第一輪之後,李驥的成績非常不樂觀,甚至可以說,進省隊希望渺茫。
不過,在我和曹文老師的勸導下,決定打完省選,也在最後以 0.06 的微小分差以 C 類選手的身份參加了 NOI 2019 ,進而取得了保送資格。為此,我也十分高興。

卞瀏予

卞瀏予同樣是在 NOI 2019 進入集訓隊,取得保送資格的。
我和卞瀏予不如和其餘幾位同屆的集訓隊選手熟悉,但我能感到,他是一個有想法,有溫度的人。

王宇驥

「老漢」王宇驥是我們一屆的信競選手中,最刻苦的一位。曹老師有一句這樣的話,你把一套題給老漢看,只要他沒做過,那麼明天訓練就可以用這套題。儘管在 NOI 2019 中,老漢的發揮並不是很好,只得到了銀牌。但這不影響老漢在機房的學生中刻苦努力的形象。

最終,老漢透過高考和強基計劃進入清華大學。

陸明琪

陸明琪是我們這一屆的女選手,也是 NOI 2019 的江蘇女隊。

由於初中時在同一個班,圈子也十分接近,我們在學習資訊競賽之前便是不錯的朋友。在學習競賽的過程中,我們常常一同交流,她許多對演算法的理解,以及程式碼風格也是來自於我。

我曾問過她,你希望的競賽終點在什麼地方。她當時回答說「也想像你們一樣,上清華」。
在 NOI 2019 中,她的發揮很差,只是得到了一塊銅牌,遠遠不及與她平時的實力。那個晚上她精神狀態很差,一度想要放棄與人大,武漢大學等學校簽約。我不知道她在高三經歷了多少,但最後,她以高出第二名 2 分的成績拿下了高考的市區第一,裸分考進了清華的計算機類。

Menci

Menci 是一個廣結善緣的 OIer ,也是如今的 LOJ 的創始人之一。

在他還在役的時候,曾來過我們學校一同訓練,我也有幸與他有過一面之緣。
在不長的接觸中,我能夠看到,他是一個真正熱愛 OI 的 OIer 。

那時候的他雖然實力不能與集訓隊選手們相比,卻收集了自己能力範圍內的各個演算法的模板題,以及許多他以往的訓練題,放在了一個叫做 LYOJ 的網站上。那時,我也透過這個網站學到了許多。

最終 Menci 沒有憑藉 OI 進入清華北大這樣的名校,但卻依然活躍在 LOJ 的幕後,為在役的 OIer 做出貢獻。在我的心目中, Menci 和 VFleaking 一樣,是最值得尊敬的一類 OIer 。

劉承奧

劉承奧就是被大家稱作 LCA 的一位 OIer 。在 LCA 的引薦下,我當過一段時間的 LOJ Round 的出題人。不過大概我創造題目的能力有限,並不能做到像 LCA 一樣,常常出出有難度,又有創意的題目,靈感總是枯竭得很快。因此,我對 LCA 在高中時對 LOJ 的熱愛和貢獻也有著由衷的敬佩。

楊駿昭

楊駿昭與我同屆的南京 OIer ,他在 CTS 2019 中被選入國家隊,並拿下了 IOI 2019 的金牌。

楊駿昭學習資訊競賽起步很早,在我初三進入省隊的時候,他應該已經具備了集訓隊的實力。正因如此,我也一直將其作為前進的方向,努力向他靠近。儘管最終我沒能像他一樣進入國家隊,但和他的友誼卻保留了下來。大概,在 ACM 的賽場上,我們還會一同作戰。

王修涵

王修涵高我一屆的四川 OIer ,他也在 CTS 2019 中被選入國家隊,並拿下了 IOI 2019 的銀牌。

王修涵便是 OI 界大名鼎鼎的「大象」,也被我順口稱作「大笨象」。從高一 NOI 銀牌,到高二進入集訓隊,一路走向 IOI ,我想大象所付出的努力是超乎絕大多數 OIer 的認知的。那時的 Codeforces 給我一種感覺,所有 Div.1 的難題,大象似乎都做過。

雖然經常被罵,我還是覺得大象平常是一個好相處的人,在我認識他的一兩年間,他為我解答了許多問題,在我落選後,也為我提供了關心。大象對演算法競賽的熱愛是深厚的,也希望他能夠在 ICPC World Finals 中補回他在 IOI 中的缺憾,把 ICPC 的獎盃帶到清華。

成長篇

征途

在高中時代,我目標明確地走上了資訊競賽的這條路,一去便不得回頭。
就讀於江蘇省常州高階中學的教改班,坐擁一定區域內最優質的教育資源的我,卻從入學開始,就沒有正式地上過任何文化課。認定自己能夠進入競賽集訓隊後,我幾乎沒有沒有考慮過 “失敗” 的可能性,全盤放棄了在校的文化課,學習競賽。也順利在高一取得了清華大學的保送資格。

在許多人眼中,我的高中生活稱得上是一段傳奇,我也曾得到過 “你的起點便是別人畢生無法到達的地方” 的評價。的確,在曹文老師視做主力選手的大力栽培下,我的競賽之路可以說是一馬平川,初三簽約清華一本線,高一集訓隊保送,再到現在對國家隊的衝刺,並沒有歷經許多競賽選手看到的坎坷。對於這一點,我想,我必須要對曹文老師致以最崇高的謝意。

但是,所謂高處不勝寒,我切實地感覺到了這樣傳奇的人生背後的孤獨。
我每天的生活都是和計算機一起度過的。和一般的學生不同,我的周圍常常空無一物,僅有的競賽同學也隨著他們的身世浮沉越來越少,漸漸散去。應該說,這樣的環境是具有麻醉效果的,我常常感覺不到自己的孤獨,但相應地,一旦這樣的感覺湧上心頭,總是勢不可擋的。

因此,我對友情和陪伴總是有著異乎尋常的渴望。
一旦有機會參加校內的大型活動,社會實踐、堅毅行,素質拓展等,我必然不會缺席。
我把握著人際交往的分寸,總是希望朋友們過得開心一些,這樣便不容易失去他們。儘管很多時候,我的悲歡仍然不能與他們相通,但朋友的存在,對我來說依然是一份相當大的慰藉。

如果要我總結的話,我願意將我的高中時代比作一段隻身走馬闖天下的征途,而我的朋友們,便像是一個個寒夜裡天空中的明星。我無法依靠他們,但卻離不開他們。

社會

競賽終究不是一條光明的大道,在這條路上,我有機會見證了更多不一樣的事情。

有道是,天才和瘋子為鄰。資訊競賽生可以說是相對聰明的群體,再加上比常人更接近網際網路的距離,資訊競賽的許多學生是極不尋常的。女裝、同性戀、心理性別與生理性別不同、抑鬱症、自閉症、自殺傾向,等等,與大多數人不一樣的群體在資訊競賽的學生中並不罕見。對於這些群體,我並不會投以異樣的眼光,畢竟,參加競賽而停課的我們,又何嘗不是看上去正常一些的瘋子呢?

恰逢時代變化,應屆高考政策的改革可能將許多選手依靠自己的成績取得的協議變為廢紙。或許這次改革並不會動搖像我一樣集訓隊選手的保送資格,但看到身邊的人被歷史的車輪碾碎,也不免唏噓感嘆。每當看到社會上的許多人士歧視競賽生的言論,我便不自主地討厭起 “大眾” 這個概念,因為利益碰撞時, “大眾” 總會是勝出者,弱勢的 “小眾” 終究是任人魚肉,毫無還手之力。

或許對我來說,資訊競賽是馬到成功的凱歌,但是對於更多的人,它和高考一樣,依然是望不見底的深淵。常常有家長來問我,「如何讓孩子學習程式設計?」,也總有初中的年輕選手找到我,親自詢問更進一步的方法。而我的回答,往往是反問一句,「你準備好了嗎?」。離開「多數」庇護下的高考,開啟新的世界,究竟是凱旋而歸,還是被門後的世界撕碎,恐怕難以預料。

社會是複雜而殘酷的,我用「征戰」來形容競賽,是因為我真的看到了許多人戰死的墳墓。

心性

從容

在初中時,每逢大考,我總是會十分緊張,有時也會因此發揮得不如預期。而在參加過無數次全國範圍內的競賽後,我逐漸養成了善於在考試中專注於眼前的問題的能力,即使是在 NOI 2020 的考場上,我也沒有在考場上去考慮考試結束的後果,而是專注於題目,思考到了最後一刻。

準備高考的幾個月中,我的朋友們遇到過許多我也曾經歷的困難,考試狀態太差,考前無法入眠,被一道不會的考題打亂了陣腳,或是因為一次較差的成績喪失了信心。得益於參加競賽的經歷,我能夠在傾聽的同時,為他們提供一些心理上的幫助和疏導。考試也好,比賽也好,客觀的困難是不會因為主觀的想法消失的,我們能夠做的,便是冷靜下來,把自己已有的手牌打到最好。

「把比賽簡單化」是曹文老師在我剛剛進行資訊競賽時對我的指導,隨著我的整個 OI 生涯結束,這句教誨被濃縮成了「從容」二字,刻在了我的心性中。

不退

  • If I run away today, good people will die. If I stand and fight, some of them might live. Maybe not many, maybe not for long. Hey, you know, maybe there’s no point to any of this at all. But it’s the best I can do. So I’m going to do it. And I will stand here doing it until it kills me.

許多讀者應該注意到,直至今日,我的頭像始終是《神祕博士》中的第十二任博士。上面的這段話,便是在第十季的末尾,博士戰死前的一段臺詞。一定程度上來說,這段臺詞也是支撐我在近乎無望的 IOI2019 的國家隊選拔中,堅持到最後的一大原因。 NOI2019 之前,恰好是自主招生的降分協議被撕毀的時候。哀鴻遍野之下, NOI2019 成為了許多 OIer 的最後一線生機。作為學校在役的唯一一名集訓隊選手,我想,我不應因為勝算渺茫而放下武器。

因此,我組織並參與了校內的所有訓練,同本校的選手一同,走完了 NOI 前的最後一程。

  • Who I am is what I stand. Where I stand, is where I fall.

我曾在十八歲的回憶錄中寫道,我會以博士為處世的榜樣,不斷地向他的為人靠近。
其中最能體現在資訊競賽中的,我想,便是「不退」。

不悔

與早已被學校規劃好的高考之路不同,競賽的路上,選手們總是面臨著各種各樣的選擇。

在人生的岔路口,無論走向哪個方向,我們總會失去一些,同時,也獲得一些。我選擇競賽,便失去了平靜的高中生活,以及與更多同學接觸的可能,但我同樣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並在其中獲得了認可。我選擇在保送後繼續衝擊國家隊,便失去了預習大學課程,鞏固數理基礎,甚至是享受保送生活的機會,但對應地,我的靈魂變得前所未有地完整,也守住了少年的本心。

我想,一個令人難以決斷的選擇的存在,本身就意味著選擇的兩端是近似平衡的。一旦做出選擇,便一定會失去沒有選擇的一端,而我們能夠做的,便是體會所選擇的這一端所帶來的人生。或許像我選擇衝國家隊,但最後卻因為一些原因落選一樣,我們選擇的一端背後的人生並不如做出選擇時想象的那般順遂,但我想,這也並不意味著另一端的人生會是一帆風順。至少,對於目前的我來說,若是當初在尚能看到希望的情況下放棄夢想,我的心絕不會像如今這般平靜。

面對選擇背後難以預測的得失,我的競賽經歷告訴我一個簡單的準則,「不悔」。

其他內容

Codeforces

Codeforces 是一個俄羅斯的演算法競賽網站,會定期舉辦線上比賽。在比賽中,使用者們會獲得一個與表現相關的積分「Rating」, Rating 越高的選手實力就越強,不同 Rating 對應了不同的段位。

Codeforces 同時也是一個社群,人們可以在此交流演算法、心得,甚至是聊天。
在今年 2 月,我打上了 Codeforces 的最高段位「Legendary Grandmaster」。那個時候,也恰好是我思考競賽得失的一個時期。來自 Codeforces 的認可從某種意義上肯定了我的努力,也堅定了我集訓下去的信念。在打上 LGM 之後,我發了一篇 Codeforces 部落格,收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的祝福,以及鼓勵,甚至是對我當時思考的開導。

  • You may justify it by your target, but even just being able to pursue it without thinking about anything else means that you enjoyed the ride.
  • All the knowledge that you’ve acquired, all the moments of happiness when you finally got the idea for a problem, the success in various contests, like CF rounds, are just some random pieces of proof that what you did was not in vain.
  • You are inspiring.

我的人生是一本書,競賽是其中的一個章節,而 Codeforces 則是其中重要的一頁。

Atcoder

Atcoder 是一個日本的演算法競賽網站,同樣會定期舉辦線上比賽,為使用者賦予 Rating 。

相比 Codeforces , Atcoder 的題風偏向思考,一般不涉及麻煩的程式碼實現,同時賽制也更合我的喜好。因此,作為線上比賽的平臺而言,我更加喜歡 Atcoder 。我最近一次參加 Atcoder 的比賽就在十幾天前,這場比賽後,我的 Rating 定格在了 3199 ,再加 1 分,便能達到七段。

當時,我覺得十分遺憾,不過現在看來,其實以後我還是有機會把它打上去的。

Project Euler

Project Euler 是一個專注於數學題的網站,每一道題都是一道給定輸入的題,只要輸入正確答案,就算做透過。有一段時間我特別著迷於 Project Euler ,去上面做了不少題目,也拿到過一道題目的一血,以及全站近期排行榜的第一名。

由此,我大概可以驕傲地說,「我也登頂過一個 OJ」吧。

部落格

最早開的部落格是一個 CSDN 部落格,這也是如今大家可以訪問到的一個部落格。

從開設到現在,這個部落格已經公開了 800 多篇文章,也有 26 萬多的瀏覽量。但實際上,由於 CSDN 不勝其煩的廣告,對使用者隱私的洩露,我對 CSDN 的好感始終不高。在一次 CSDN 的改版後,其對部落格多出了一條限制,就是每篇文章至多新增三個標籤,並且透過詢問客服,我得知短期內沒有任何解決方案。因此,我終於下定決心開設一個本地的 Hexo 部落格,不再受平臺的限制。

如今,我的 CSDN 部落格依然會照常更新一些我在本地部落格中的內容,但我已經不再注重對它標籤的整理,或是排版了。不過,每當再比賽時見到對我說「我看過您的部落格」的人,也不免覺得遺憾,要是從一開始,沒有選擇 CSDN 部落格的話,我的部落格應該會比現在更好。

面試

我準備了國家隊選拔面試的自我介紹,不過,最後沒有進入面試,自然也就沒有用到。
但既然寫了,我就把它收入了我的回憶錄中,或許也可以為一些讀者提供參考吧。

  • Good morning, ladies and gentlemen, it’s the greatest honor to make a presentation here. I am Yixuan Xu from Changzhou Senior High School of Jiangsu Province. Standing on this glorious stage, first, I need to express my sincere gratitude to my supervisor, Wen Cao, who has been invariably offering selfless and priceless supports to me.
  • During my primary school, I first stepped into the realm of OI. Since then, OI has played an indispensable part in my life, because by way of learning OI, my gift in this subject started to be discovered and given to a full play. Meanwhile, my passion and self-confidence have been aroused accordingly, along with a myriad of high-quality achievements including gold medals in all four NOI series, an international one in APIO, and the title of Legendary Grandmaster on Codeforces.
  • Moreover, I have been gradually aware of the essence of OI learning, namely, being brave to face challenges, never stopping innovation and striving to the last minute. That’s what I have reaped from OI, which goes far beyond the competition itself.
  • Apart from OI, I have a good taste of life as well. As a music zealot, I have passed the test of Level 10 for amateurs in Guitar Playing and issued over 100 songs on my social media. Willing to share my ideas with OIers around the world, I have published more than 800 posts in my personal blog, with nearly 2.5 hundred thousand views. Moreover, in my eyes, what attracts me most is to develop precious friendship with peers around us. Even at the crucial period of preparing for those key competitions, I’m still inclined to spare some time to get involved in kinds of class activities.
  • And that’s me. Trust me and I will never let you down.

論文

我寫過兩篇集訓隊論文,一篇是關於高斯整數的,一篇是關於壓縮字尾自動機的。
此外,我還寫過一篇有關 KM 演算法的營員交流,相信參加 WC 2020 的讀者們應當有所瞭解。

我今年的論文《淺談壓縮字尾自動機》是我非常滿意的一篇論文,可惜沒能在面試環節進行答辯。如果以後有機會的話,我希望能夠去 WC 或是 APIO 的講課中和全國的選手們講講。

我一直不太喜歡多年前流傳下來的論文集模板的字型和排版,如果有想要獲得更好的閱讀體驗的讀者,可以聯絡我獲得一份有著更為美觀排版的論文。

出題與講課

最後,作為小有名氣的 OIer ,我也時常接到出題和講課的邀請。

透過這樣的工作,我賺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其實在高中階段,我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競賽上,很少參與出題和講課的工作。不過,就目前而言,我還是希望能以這樣的方式在 OI 界多留一段時間,也算是表達我對 OI 熱愛的一種方式吧。

結語

這是一篇很長的文章,如果有讀者讀到這裡,那麼首先,我要對你表示感謝,感謝你抽出了人生中的一小段時間,來了解我的競賽生涯。資訊競賽,佔據了我人生中的六年,或許一生中,本就沒有許多六年可以體會。我想,少年時代的六年,值得我們每個人沉下心來,安靜地品味。

  • I’ve never been so close to truth as then. I touched its silver lining.

回首望去,時間已經以我難以想象的速度將一切帶到了過去。

  • It all just disappears doesn’t it? Everything you are, like breath on a mirror.

我要感謝幾年間所有的相遇,感謝老師的教誨,感謝家人朋友的支援,感謝資訊競賽本身,也要感謝我自己,能夠譜寫出那段燃燒少年熱血地時光。或許,是時候該上路,向新的生活前進了。

  • Times change, and so must I. We all change. When you think about it, we are all different people, all through our lives and that’s okay, that’s good! You’ve gotta keep moving, so long as you remember all the people that you used to be. I will not forget one line of this, not one day. I swear. I will always remember, when the doctor was me.

我將永遠記住我曾幾近登上的那座山峰,和我沿途經過的,所有風景。

  • Never be cruel. Never be cowardly. Never give up, and never give in.
  • Laugh hard. Run fast. Be kind. Doctor, I let you go.

本文章已修改原文用詞符合繁體字使用者習慣使其容易閱讀

版權宣告:此處為CSDN博主「cz_xuyixuan」的原創文章,依據CC 4.0 BY-SA版權協議,轉載請附上原文出處連結及本宣告。

原文連結:https://blog.csdn.net/qq_39972971/article/details/108307428